? 亚博体育网站一百三十八章 贾小四!-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亚博体育网站,www.yabovip20.com

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一百三十八章 贾小四!

屋外风吹凉2017-4-28 18:50:43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说来,你还是要出去做事?”
  
  贾政面色有些担忧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好笑道:“爹,我这岁数,也不算太大,还不到颐养天年的时候……
  
  再说了,如今儿子成了亲,翻了年小子闺女就一炕接一炕的往外蹦了。
  
  我不出去做事,这上有老下有小的,怎么过?”
  
  几个女孩子登时羞红了脸,个个垂头喝奶昔……
  
  贾政也拿这个没羞没臊的儿子没法,喝道:“我就不信家业困窘到了这个地步,你没银子,我这里还有些,你拿去使就是。何苦还要出去趟浑水?
  
  你性子顽劣,出去做事,我……你娘不放心。”
  
  贾环看了眼贾政,见他面色紧张,又想起当年他总是想法给自己多给些银子,心里一暖,笑道:“爹,您放心吧。
  
  只要儿子不碰军权,不把手伸进朝堂,儿子便是百无禁忌。
  
  不是儿子惹不起别人,是任何人都惹不起咱!
  
  谁都不能拿我怎么样……
  
  那位也不是真的看我不顺眼,他只是为了防备万一。
  
  说实在的,他对儿子真不错……
  
  再说,办银行,并不只是为了朝廷,也为了贾家。
  
  持着银行股份,掌着银行大权,便等于掌住了贾家万世富贵之基。
  
  而且,不仅对贾家,对天下人,也是极有益的。
  
  对了……”
  
  说着,贾环看向贾探春,道:“三姐,家里玻璃的生意怕是要停了,为了筹措银行股本,我准备将玻璃方子拍卖了。原说给你一成份子当嫁妆,怕是不能作数了。”
  
  贾探春闻言一怔,随即笑道:“这值当什么?你自做你的大事就好。”
  
  赵姨娘却有些不高兴了,道:“环哥儿,没你这样的,许下的嫁妆你也能悔?”
  
  贾环笑道:“不是悔,主要是形势变了。不过也不会亏着三姐,玻璃方子虽没了,但拍卖所得,将变成银行股本。
  
  三姐姐将会获得一定份额的银行股份的红利。
  
  待她出阁后,或按月,或按年,我都会派人送红利去王府。
  
  三姐派人来取也一样。
  
  这将会是一笔大数目,养活一个王府都不难。”
  
  赵姨娘高兴之余,又有些心疼,道:“养活一个王府?那得多少银子啊!环哥儿,你可别犯傻……”
  
  说着,还给贾环连使眼色。
  
  闺女虽然重要,可再重要也没儿子重要。
  
  意思意思得了……
  
  贾探春看了眼赵姨娘,无奈对贾环笑道:“三弟,我真不需要。”
  
  贾环摆手道:“不止你一个,日后二姐姐、四妹妹都是一样的。
  
  先说好了,银行股不能给你们。
  
  不是我小气,而是里面涉及的利益太大,我这边还有大用……
  
  再者,分红都是现银,你们用起来更顺手些,也少些麻烦。”
  
  赵姨娘一听,连贾迎春和贾惜春都有,就更心疼了,还想说什么,却被贾政拦着,他道:“环哥儿已经成家了,又是贾家家主,心里有他的主意,咱们就不要多干涉了。”
  
  赵姨娘登时没意见了……
  
  贾环对贾政笑道:“未来三五年,儿子怕都要在外面转悠了。在都中的时间不多……”
  
  此言一出,别说贾政和赵姨娘,连林黛玉等人都急眼了。
  
  几年都不在都中,那她们怎么办?
  
  贾环忙道:“肯定会带上你们……”
  
  林黛玉等人松了口气,那就好……
  
  贾政和赵姨娘又瞪眼。
  
  贾环笑道:“为了在各地铺设银行,所以我不得不各处转转。
  
  之前说让您和我娘到处转转,结果你们没走成。
  
  如今马上家里要添人口,你们就在家里好生将养几年吧。
  
  我会让白荷做几架极大极宽敞、舒适的马车,可以住人睡觉,可以放餐桌,甚至还可以煮饭。
  
  到时候,我带着你们儿媳妇四处转转看看。
  
  等我们忙完了,也把路趟熟了。
  
  记下地图,和哪些好看的好顽的,到时候你和娘再去,我也放心些。”
  
  贾政闻言,面色和缓了许多,不过,他看了贾环身边那一溜儿媳妇,微微有些眼晕,缓缓道:“你去做正事,说不得还有风险,带上内眷,方便吗?”
  
  贾环没所谓的笑道:“反正东府里也没什么尊长需要立规矩,她们在家也没甚事。
  
  跟着出去转转看看,心情也好,身体也好。
  
  琴儿身体为何这么好?
  
  就是打小喜欢游玩的缘故。
  
  至于做事……只要我出面了,那些事都不算问题,简单的很。”
  
  其实简单不了,去动各地的钱庄,就相当于和各地的本土势力撕破脸皮,进行斗争。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又怎么可能简单的了?
  
  不过……
  
  军机阁从现在起,就会有顺序的将大秦各省的驻军兵备洗牌。
  
  将原本方南天的旧部全部拔除,换成荣国旧部。
  
  有当地驻军的配合,再加上御命金牌……
  
  虽然注定是一条血路,但那都是别人的血。
  
  对于贾环来说,的确不简单,但也不难。
  
  只是,这些却不必同贾政说……
  
  贾政闻言,看了眼面色极好的薛宝琴,点点头,道:“你心里有成算就去做吧。不过,总要留个人在家里守着吧?
  
  各个府第的迎来送往,不好总让管家出面。
  
  没成亲前也就罢了,如今成了亲,有了当家太太。
  
  再让管家代劳,太怠慢了。”
  
  此言一出,林黛玉和史湘云都竖起了耳朵。
  
  哪个也不想独自留在家里,看着贾环带一家人出去游山玩水,那滋味想想都想掉泪……
  
  幸好,贾环笑道:“有杏儿在家,不妨事。”
  
  贾政闻言顿时抽了抽嘴角,他忘了,这个儿子,还有一个大房没来……
  
  一家人说说笑笑,时间飞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酒足饭饱后,仆婢们上来收拾碗筷,贾环就要带着一大票老婆和姊妹们告辞了。
  
  赵姨娘居然有些舍不得……
  
  往前退个五六年,她是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的日子。
  
  那会儿,她所有的心思,就是想着为贾环能落下一份几千两的家产,就足够了。
  
  再找个小官宦家族出身的小姐做儿媳,那就更完美了。
  
  何曾想过今日?
  
  看着很有几分不舍的赵姨娘,贾环乐呵呵的拥抱了下她,嘱咐她好生休息,好日子还在后头。
  
  林黛玉等女则纷纷屈膝福了福,告辞这个实际上的婆婆。
  
  不过,就在贾环带着一大票老婆姊妹刚要出东大院时,忽地听到身后赵姨娘一声痛呼声。
  
  公孙羽在旁惊呼一声:“姨娘要生了!”
  
  ……
  
  贾环当哥哥了,因为他多了个亲弟弟。
  
  隆正十九年,十月初七子时生,重六斤六两,无惊无险。
  
  所以,贾环给他起了个乳名儿,叫小六儿。
  
  因为起了这个名儿,他被赵姨娘狠狠啐了两口,分明是老四,怎么能叫小六儿?
  
  不过贾政倒没怎么反对,因为贱名好养活。
  
  至于小四儿还是小六儿,都不是什么好名儿。
  
  小家伙出生后,哭的极响亮。
  
  这让许多人悄悄松了口气。
  
  继而就是喜悦。
  
  因为,荣国府贾家的四爷,降生了。
  
  忙活了一宿,守了一宿后,等到天明时,贾家几个姑娘们都回去补觉了,带着美好的憧憬和向往。
  
  尽管,贾小四有点丑……
  
  贾政毕竟上了年纪,近五十的人了,守了一夜后,也守不住了,让贾环劝去休息了。
  
  只有贾环和公孙羽还守着。
  
  不过天将明,贾母等人就来了。
  
  本来今日是三天回门儿的日子,只是如今贾家有了新丁降生,一时也顾不上这些。
  
  “恭喜老祖宗,又做祖母了!是个小子,六斤六两,孙儿给他起了名儿,叫小六儿!
  
  嘿!这小家伙刚出身时,哭的嗷嗷叫。”
  
  贾环和公孙羽将贾母、王熙凤、李纨、鸳鸯等人迎进了温暖的婴孩房内,笑着介绍道。
  
  他知道贾母近来的心结,因此特意加上后面一句。
  
  果不其然,贾母闻言愈发高兴了。
  
  看着婴儿床上的小小人儿,贾母笑道:“这是该排第四了吧?”
  
  王熙凤捧哏笑道:“可不是?这是咱们贾家四爷!只是又叫了小六儿,日后怕有些绕口。”
  
  贾环嘿嘿笑道:“日后兴许会再有小五,但想有小六怕是难,就叫小六儿也不碍事。”
  
  荣宁二府,文字辈的,就贾政一人了。
  
  如今也有了五十……
  
  可能会再有一个儿子,但再有两个,怕是难……
  
  贾母闻言,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这叫什么话?日后指不准就会有小六儿呢!这个就叫小四儿!”
  
  又笑着问公孙羽:“你姨娘可好?”
  
  公孙羽道:“回老太太,姨娘一切都安,极顺利妥当。这会儿正休息……我要唤醒她么?”
  
  语气有些拿捏不定。
  
  按礼,这个时候她应当叫醒赵姨娘的,因为贾母老太太亲自到了。
  
  别说已经生完孩子了,就算正在生,都得抽空请个安……
  
  贾母却笑道:“这会儿子,在乎那么些虚礼做什么?让她好生歇着吧。
  
  幼娘,你也定是一宿没睡了,有嬷嬷看着,你也去休息吧。
  
  熬很了可不好。”
  
  公孙羽忙道:“不碍事的,老太太。”
  
  贾环却道:“去吧,老祖宗说的极是,熬夜伤身子的紧。”
  
  公孙羽闻言,这才点点头,道:“旁边就有间耳房,我之前便在那休息,若有事便让晴雯唤我。”
  
  贾环笑道:“知道了。”
  
  公孙羽又与贾母等人告辞后,便离去了。
  
  待公孙羽离开后贾母对王熙凤笑道:“要选几个好嬷嬷过来,奶妈也要寻两个。”
  
  王熙凤轻声笑道:“老祖宗尽放心就是,我让李嬷嬷和赵嬷嬷过来,她们都是几辈子的老沉人了,经验丰富着呢。”
  
  贾母道:“光会做还不成,还得用心。”
  
  因怕惊住婴孩,王熙凤捂嘴笑道:“老祖宗,这个小人儿可没人敢怠慢了,也不看他是谁的亲弟弟。”
  
  贾母恍然,看了呵呵笑着的贾环一眼,又看了看婴孩床上的小儿,叹息道:“这才是蜜罐子里的凤凰呢!”
  
  ……
  
  PS:我就说,爆发起来自己都怕!你们怕不怕?
  
  别因为爆发的多就去看盗啊,收藏的人多了好多,加群的人也多了许多,订阅的人居然少了,那还不如不爆发呢……
  
  不过也没法子,权当补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