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六十一章 请求-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亚博体育网站,www.yabovip20.com

醉迷红楼

第九百六十一章 请求

屋外风吹凉2017-4-28 18:34:29Ctrl+D 收藏本站

<>天才壹秒记住『→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明宫,紫宸书房。
  
  隆正帝面前宽大的御案上,左右各摆着两摞折子。
  
  不过,右面的,是天下文武百官上的奏折。
  
  而左边的,则是来自黑冰台和中车府的密折。
  
  他已经坐在御案边好几个时辰没动过了,偌大一个帝国,可以说已经千疮百孔。
  
  这两年更是天灾人.祸不绝。
  
  除了关中难得的风调雨顺了两年外,出了秦关,天下竟再难找出一处顺地。
  
  黑辽之地、并黄河、长江流域,多有洪灾。
  
  偏齐鲁和南直隶等地,又积年大旱。
  
  天灾一多,地方官员贪.腐之弊却愈发严重。
  
  朝廷拨出的赈济粮米,十成里能有一成到达灾民手中,就算是当地官员清廉端正了……
  
  如此一来,卖儿卖女之事,层出不穷。
  
  士绅大户人家,趁机大肆收买奴仆,兼并土地……
  
  甚至,原本富庶的两湖之地,甚至已经出现了易子相食的人伦惨剧!
  
  揭竿而起之祸,屡见不鲜!
  
  虽然多是刚一露头就被剿灭,可是……乱象初现。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隆正帝紧皱的眉头,已经好久没有舒展过了,面容愈发如同冰山,细眸中寒芒闪烁,杀意浓郁。
  
  真真恨不得杀尽天下贪.官污吏!
  
  因为有关中熟地,连年丰收。
  
  所以如果官吏清廉能为的话,大秦完全不用受到如此重创。
  
  将常熟仓里的粮食运出,纵然不能人人吃饱,也绝不会出现易子相食的惨像。
  
  只可惜,天灾重,人.祸尤甚之。
  
  “呼!”
  
  长吐出一口郁气后,隆正帝揉了揉头疼的太阳穴。
  
  他真后悔,下手晚了……
  
  太上皇为了权术稳固和仁君之名,大秦的根基险些都要动摇了。
  
  他倒是得了圣君之名,却让那一起子无法无天的混账,害的天下黎庶蒙难,大秦基业震荡……
  
  想起那道至高无上的身形,隆正帝冷哼了声,将手中朱笔扔在了御案上。
  
  又轻轻吐出一口气,目光不愿再落在右面那无穷无尽的坏消息上,转而投向了左边。
  
  那里,是中车府密间承上来的,各处的消息密议。
  
  隆正帝拿起最上面的一本,霍然是来自镇国公府。
  
  只是,除却记载牛、温、施、蒋、谢、贾等人的会晤外,并无细节。
  
  隆正帝见之虽皱了皱眉,但也没甚关注。
  
  只要军方不干政,这些军头们偶尔会晤一次,算不得什么。
  
  而且,他们多半是为了商议如何应对叶道星的崛起,才聚集在一起的。
  
  只是他没想到,贾环也去了。
  
  奏折里倒是将贾环进牛府的细节描述的很详细。
  
  从他衣冠不整,胡里麻堂的进牛府,却被牛继宗之妻郭氏逮住,不顾他讨好请求,将他抓进内宅,安排婢女给他洗澡,甚至连他洗澡过程中口舌花花逗的牛府的婢女面红耳赤的段子都写的清清楚楚……
  
  隆正帝见之,嘴角抽了抽,哼了两声,随手将折子和起来,嘀嘀咕咕的骂了句荒唐的混账后,又翻下一本。
  
  这一本,却是来自彰武侯府。
  
  其中重点,便是叶道星和叶楚的一番对话。
  
  看到这番对话后,隆正帝面色阴晴不定,眼中更闪烁着犹豫的目光……
  
  不过,当看到最后一句时,他的细眸陡然眯紧,目光也重新变得犀利而坚定起来。
  
  不要和东宫走的太近……
  
  哼!
  
  随手将奏折合上,丢到御案上。
  
  隆正帝在椅子上坐了片刻,面沉如水。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大力扶持叶道星,成为第二个方南天,以对抗荣国一脉。
  
  连牛继宗、贾环他们都这般以为。
  
  很好!
  
  他就是要让他们这样以为!
  
  否则……
  
  如何方便他行事……
  
  隆正帝眼睛眯了眯,看着记载着彰武侯府密信的折子,薄薄的嘴唇弯起一抹讥讽之极的冷笑。
  
  背主之人,朕怎么敢重用你?
  
  养不熟的毒狼!
  
  冷哼了一声后,隆正帝再拿起第三本折子,打开后,见竟是贾家的,眉尖不由轻轻一挑……
  
  若是贾环在此,看到这个密折,未必会吓出一声冷汗,但保管也大吃一惊。
  
  因为折子上,竟将之前荣庆堂里发生的事,记载的清清楚楚,连每个人的表情都不曾落下……
  
  贾环进府后的一番戏谑之言,尤其是那句下辈子口中也叼一块宝玉出生,看的隆正帝着实没忍住,哼哼笑出了声。
  
  不过笑罢之后,面色又难看了起来。
  
  他不想,贾环竟在家中竟将亲情维持的这般好。
  
  之前贾环圈了曾经的嫡母,隆正帝还羡慕他够果决敢为,他就没法做到这一步……
  
  对贾环和嫡母之间糟糕的关系,还有些同病相怜。
  
  可如今再看,此子活的远比他自在的多。
  
  虽然还不如那个衔玉而诞的草包受贾母宠爱,但也相差无几了。
  
  更何况,他还有一起子姊妹关注关心,更有几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的红颜相伴……
  
  哼!
  
  隆正帝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嫉意。
  
  天家无亲情,他的一群兄弟手足,除了老十三外,几乎皆为仇寇。
  
  纵然不是仇寇,也关系平平。
  
  姊妹们又多指了蒙古,如今活着的都没几个了。
  
  这些也就罢了,他也没指望亲情……
  
  可是,偏他这些年过的压抑无比,行动处都有人盯着挑错。
  
  竟连一个真正上心的女人都没有,多是政治姻缘……
  
  让他好不孤独!
  
  若是能如同贾环一般,寻几个入眼的秀女……咳咳!
  
  这思.春之心刚起,就被隆正帝立刻斩断!
  
  此刻国难当头,百姓罹难,岂是他贪图受用之时?
  
  隆正帝眉头皱起,不为自己刚才所想羞耻,却将矛头对准了贾环。
  
  都怪此子混账荒唐,小小年纪就坐拥那么多娇妻美妾,这才勾动了他的凡念!
  
  哼!
  
  贾环若是知道隆正帝此时的想法,今晚一定帮他多翻上两个二哈的牌子……
  
  不过,当隆正帝继续看下去,见贾环连“行为不堪”的邢国忠之妻周氏都能容忍,还相赐其宅,不许其大礼相拜时,脸色又和缓了下来。
  
  因为他觉得,贾环和他一般,有怜爱弱小之慈心。
  
  而再想到贾今日环在码头上,对叶楚的质问,可曾在普通百姓被叶城欺辱时,说过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
  
  就更觉得贾环与他一般,暴虐严苛都是对那些行恶做乱,欺压良善的坏人。
  
  他针对的是国之蠹虫,而贾环要low许多,针对的是纨绔圈子里的恶棍。
  
  不过殊途同归。
  
  赶巧,两人在士林中的名声,也是一个赛一个臭……
  
  只是,没等他嘴角弯起,浮现一抹自嘲的微笑,脸色却又黑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苏培盛传旨后,贾环满满怒气的描写。
  
  隆正帝没有去想贾环并不知他心中打算,却生气这个混账如此不明朕心。
  
  况且,就算贾环不知他的打算,但只不过被他骂了一通,就这般发怒,简直是混账到了极点!
  
  再一看贾环后面竟将他比作已故林盐政那小气女儿,脸色更是黑了下来。
  
  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心思了,随手将奏折扔在了御案上……
  
  这个混账东西,朕早晚要亲手打你一百大板!
  
  隆正帝咬牙切齿的想着……
  
  一旁中车府主事朱正杰见此,心中微微得意,这篇密折,是他动过手脚的。
  
  不过,并没有大动,只是将贾环在苏培盛宣旨后的怒气,描写的夸大了数分,似有怨望……
  
  如今看来,效果显着。
  
  他瞄了瞄隆正帝的脸色,轻声道:“主子,既然宁侯如今被责令闭门思过读书,那他的差事……”
  
  在朱正杰想来,如果能再夺了贾环的差事,那对他而言,肯定是一个更大的打击。
  
  然而,却见隆正帝的目光陡然射来,眼神犀利如刀,看的他心一慌,忙解释道:“主子,奴婢只是随口问问……”
  
  隆正帝声音如冰道:“这是最后一次。”
  
  朱正杰闻言,心底发寒,忙跪下磕头道:“奴婢知道了,奴婢知道了……”
  
  隆正帝哼了声,还想再说什么,却见苏培盛面色凝重,快步走了进来,小声道:“陛下,陈相爷薨了……”
  
  隆正帝闻言,面色大变!
  
  看着苏培盛手里捧着的遗折,脸色难看之极。
  
  国之柱臣,又少一人矣……
  
  ……
  
  贾府,大观园。
  
  贾家姊妹众人,进了园门,过了沁芳亭,顺着山坡下的花阴小道往东北向走,一直到芦雪广,再过竹桥上了藕香榭,之后再往东向行,过了嘉荫堂,一行人往山上行去,不过百步,便行至一敞厅,门上有牌匾,书“凸碧山庄”四字。
  
  此刻,李纨与探春一起,早已命园子管事婆子,将大观楼对面缀锦阁内的高几明灯取出。
  
  将山上山下并山道中通通挂满。
  
  并备下许多果饮和点心瓜果,盛放于精美的玉盏中,置放于高几上。
  
  又有许多笔墨纸砚备份。
  
  众人上山后,看到一切都齐备了,无不感叹李纨周到。
  
  贾家姊妹们倒也罢了,多对此等盛景有所习惯。
  
  可是李家姊妹俩并邢蚰烟,甚至是薛宝琴,四人看着这整座山间,都是月明灯彩,人气香烟,晶艳氤氲,不可形状。
  
  不由纷纷咋舌。
  
  外面都云贾家富贵之极,尽她们所想,也没想出,到底如何富贵之极。
  
  可今日初到,只是一瞥,所见之富贵,就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这漫山的玻璃彩灯,恍若点出了一琉璃世界般,令人炫目。
  
  上上下下的仆婢婆子,此刻都已经退下。
  
  只余这群公子小姐的贴身丫鬟,恭候在一旁。
  
  或准备呈上瓜果点心并果饮,或准备搬动桌椅,铺展笔墨纸张。
  
  令贾环稀奇的是,连小吉祥和香菱两人也在。
  
  算起来,两人已有一两天没见贾环了。
  
  这会儿子看到,如同久别重逢一般,小吉祥眼睛都湿润了些,香菱凡事跟着小吉祥,便也跟着红了眼圈。
  
  贾环哈哈一笑,摸了摸小吉祥的脑袋后,顺便还拍了拍香菱的头。
  
  把一娇憨姑娘弄的满面通红。
  
  众人一番礼让,互相谦让就坐。
  
  贾环却一点谦让的意思都没有,看到里面一处竟还有一软榻,上铺了拜毯锦褥,他哈哈一笑,往那处一坐,顺势半躺下来……
  
  姊妹们见状,本想嗔他,可是看他那姿势,又忍不住纷纷大笑起来。
  
  盖因这三孙子忒不像,竟摆出了个贾母平日里的姿势,还装模作样的捶捶腿……
  
  “气”的林黛玉大笑着上前要撕了他的嘴,不过贾环闪避求饶一番后,她就顺势挨着在软榻上坐下了……
  
  其她姊妹们也都见怪不怪,各自寻了位置落座。
  
  贾宝玉也早已心如死灰了,和他的王瑜晴表姐一起,寻了一地儿自去说话。
  
  只是看起来,贾宝玉的面色还是失落的紧。
  
  眼神时不时的,朝薛宝琴几个新来的姊妹们看去。
  
  然而见王瑜晴不高兴了,他又忙去赔笑哄人。
  
  可总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隔一会儿又朝薛宝琴看去……
  
  因为,数月不见,薛宝琴竟出落的愈发好看了,这让贾宝玉心里说不出的苦恼。
  
  前夜,怎地就一失足成了表姐的东床娇客呢……
  
  如今,唉,想变志向都没辙了……
  
  李纨在给众人准备妥当后,又拜托姊妹们照看她那两个堂妹一番,若有不周到处,但凡看她一丝颜面,莫要计较……
  
  这话酸的众姊妹们薄恼,拿果饮当酒,狠狠灌了李纨两盅……
  
  李纨赔笑给一群大姑子小姑子认错后,就带着素云离去了。
  
  她还有一大家子事要处理,不能都耽搁在这里。
  
  而大观园本就是贾探春管家的地盘,有她在,缺什么自可指使婆子去取。
  
  因此,她就先离开了。
  
  待李纨离去后,就真的只剩下一群同辈人了。
  
  众人愈发没了拘束,嘻嘻哈哈的玩笑起来。
  
  倒也没人急着给贾环上课,众人晚饭还没进,就命丫鬟们上了各色点心进来,薛宝钗、贾探春等人劝着几个新来的吃了些。
  
  贾探春还让薛宝琴、李纹、李绮并邢蚰烟不要客气,若吃不惯,只管开口说出来。
  
  她可让厨房去准备些饭菜送来。
  
  不过薛宝琴等人皆笑道:“这等点心还吃不惯,何物还能下肚?”
  
  也确实,贾家的点心,并不是简单的面制糕点。
  
  菱粉糕、鸡油卷儿、五香腐干、藕香桂糖糕、奶油炸的小面果儿、香覃、茄鲞……
  
  虽因国丧,并无酒肉,但该有的滋味,酸甜咸辣,应有尽有。
  
  贾探春也知如此,见几人都并无忸怩作态之势,看着喜欢,也没有再谦让。
  
  而林黛玉自和贾环在软榻边,就着高几上的瓜果点心随意吃了些。
  
  林黛玉见贾环虽笑呵呵,但眼中神采却并无往日之盛,因此小声问道:“环儿,你怎地不高兴哩?是不是因为皇帝骂了你?”
  
  贾环点点头,可怜兮兮的撇撇嘴,小声道:“林姐姐,看我这么惨,一会儿跳个舞让我看看吧?”
  
  “呸!”
  
  林黛玉闻言大恼,将手中吃了一半鸡油卷儿塞进贾环嘴里,见他就势嚼了几口咽下后,又想起那是她吃了一半的,羞红了脸,嗔了贾环一眼,只是眼神中的关切之意却愈浓了……
  
  贾环见之呵呵一笑,道:“林姐姐放心,我没事。就是昨儿守在宫里,一宿没睡,有点困……”
  
  林黛玉闻言,忙道:“那你怎地不去睡觉?”
  
  贾环笑道:“来了那么些亲戚,又有老祖宗的话在,我若走了,亲戚们面上需不好看。”
  
  林黛玉闻言,噘了噘嘴,忽然,眼珠子转了转,轻声问道:“环儿,你说是宝琴好看,还是大嫂子的两个妹妹好看?”
  
  贾环智商就没减成负数,哪里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是政治正确性,他义正言辞道:“宝琴姑娘有林姐姐三分之一的姿色,大嫂子的两个妹妹,有四分之一……”
  
  林黛玉闻言,喜的嘻嘻笑出声,不过随即又蹙起眷烟眉,道:“你的意思还是说,宝琴丫头更好看喽?”
  
  贾环哈哈笑道:“林姐姐,我算数不大好,到底是三大,还是四大也搞不明白,随口一说,随口一说,当不得真!”
  
  林黛玉闻言,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后,一双灵动的眼睛又转了转,神秘的将声音压的更低了,问道:“那,宝丫头有我几分之一?”
  
  “噗!”
  
  贾环一口果子露没咽下,就给喷了出来。
  
  好在及时避开了林黛玉,不然非喷她一脸不可。
  
  然后就大声笑了起来。
  
  这一下,就将众人的目光纷纷吸引过来。
  
  尽管之前早就或明或暗或不经意的将眼神扫过来,但此刻都正大光明的看了过来。
  
  见贾环笑成那般,林黛玉又是一脸羞恼的模样,史湘云呵呵问道:“环哥儿,你又惹林姐姐什么了?”
  
  贾环哈哈笑道:“云儿,你猜……你猜林姐姐刚才问我什么?”
  
  “环儿,你敢说?!”
  
  林黛玉“惊怒”威胁道,说着,还要伸手去堵贾环的嘴。
  
  贾环一边大笑,一边悄悄对林黛玉使了个放心的眼色,然后笑道:“林姐姐问我,陛下那般训我,我怎么不敢和陛下打一场!”
  
  众人闻言,纷纷一笑。
  
  史湘云则鄙视的看着贾环,做嘴型:扯淡!
  
  “噗!”
  
  林黛玉看在眼里,见贾环紧了紧双腿,不由喷笑出声。
  
  薛宝琴又笑道:“环哥儿,那你怎么说?”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