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三十五章 朕封你王爵,你敢要么?-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亚博体育网站,www.yabovip20.com

醉迷红楼

第九百三十五章 朕封你王爵,你敢要么?

屋外风吹凉2017-4-28 18:32:2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隆正帝近来极少回甘露殿休息,可那也毕竟是帝王的寝宫,岂有让外臣去住的?
  
  “皇上,这……”
  
  赢祥看着隆正帝,不知该怎么措辞。
  
  张伯行却没有顾忌,沉声道:“陛下此举,与礼不合,对贾环也不是好事。”
  
  隆正帝冷笑一声,道:“朕知道,外面有一起子小人,只管造朕的谣,毁朕的名声。说甚刻薄寡恩,贪鄙酷烈,心性凉薄,苛待先皇老臣。
  
  先皇对贾环如何?
  
  这个混账东西,仗着太上皇的宠爱,没少跟朕顶嘴。
  
  朕拿他怎么样了吗?
  
  朕就是让那起子小人看看,朕是如何待先皇爱臣的。”
  
  此言一出,连苏培盛在内,心里都在狂抽嘴角。
  
  这尼玛……
  
  好借口!
  
  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可明面上,大家还不得不说几句软和话。然后再劝隆正帝三思……
  
  偏隆正帝是个孤拐的性子,别人越不让做的,他偏要做。
  
  执意要贾环去甘露殿住一晚,以示他对臣下的宽容……
  
  贾环讨价还价:“陛下,甘露殿就算了,要不……去武德殿对付一宿就行了。”
  
  众人又是一阵咧嘴……
  
  武德殿那也不是人臣该去的地方啊!
  
  牛继宗咳嗽了声,道:“陛下,贾环可以到军机阁住,哪里设有小榻。若不然,去南宫城门楼与犬子住也一样。”
  
  贾环连连点头,道:“可以可以,正好明儿宫门一开臣就可以回家了。”
  
  隆正帝沉下脸来,喝道:“你可是心存不轨?”
  
  贾环日了二哈了,无语道:“陛下,臣心存什么不轨?你甘露殿里又没妃……咳,臣没心存不轨。”
  
  隆正帝咬牙道:“放屁!那你心虚什么?朕就没让你睡龙床,随便找个太监屋住就是了!”
  
  贾环闻言面色一黑,有些失望道:“住太监屋啊?”
  
  隆正帝气笑了,道:“你要想睡朕的龙床,朕成全你!”
  
  贾环听着别扭,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换个屋,宫女的行不行?”
  
  “滚!!”
  
  ……
  
  甘露殿,某宫女屋。
  
  不是贾环不知避讳,实在是……
  
  那太监屋子着实不能住,进去就是一股尿骚味儿。
  
  即使点燃着许多熏香,可也难掩盖那股骚气……
  
  以后谁敢拿这个多嘴,贾环就让他进去住一晚。
  
  他要能住得下去,啥罪贾环都认了!
  
  还是宫女的屋子好些,香喷喷的……
  
  给了那宫女一块玉佩外加一把金叶子当房租后,贾环就成功的躺在了一张窄窄的香榻上。
  
  双手枕于脑后,翘着二郎腿,想着今天的事。
  
  今天是个好契机,再说点丧良心的话,今年是个好年份……
  
  西域的开发,对贾环的布局可以说至关重要。
  
  那一车又一车,一船又一船的羊毛收进来,在城南庄子的大工坊里,加工成了一匹又一匹的呢子。
  
  而后,又做成了一件又一件厚厚的呢子衣裳……
  
  城北的贱民,几乎让贾家买去了三分之一。
  
  贾环如今贵为侯爵,在御前又炙手可热,所以,这等上不得台面的小事,也没人多嘴。
  
  贾家若是收良民为奴仆,少不得会有御史弹劾一本。
  
  可城北的贱民,那也算百姓?
  
  靠着这些几辈子都在做手艺活的手艺人,从西北运来的羊毛,在飞快的变成呢子衣裳。
  
  可做好了衣裳,如今却只能全部挤压在货仓内。
  
  这些衣裳的推广,十分艰难。
  
  有钱的人不会穿,他们自有绫罗绸缎。
  
  没钱的人穿不起,他们要是有这个银子,宁肯多买点吃的裹腹。
  
  江南百姓倒是有钱,可江南不冷,冬日里稍微穿厚点就可过冬。
  
  所以,如果不多想些法子,那些呢子衣裳可就砸到手里了……
  
  贾环当然可以给军队换装,可牛继宗说,这事太大,得慢慢的来。
  
  一时间全换了,物议太多,非好事。
  
  贾环想了想也是……
  
  普通士兵自然不可能有呢子大衣穿,顶多就是呢子军装。
  
  后世二战中的德国呢子军装,看起来自然威风凛凛,简直风靡全球。
  
  可这个时代,即使是兵卒,也讲究袄裙……
  
  没错,就是遮着半截腿的袄裙。
  
  以示和泥腿子不同,要高贵些……
  
  越是军衔高的,裙摆的下摆就越长。
  
  到了大将军一级,铠甲下摆都能遮到脚脖子处。
  
  让他们穿着露两个屁股蛋的裤子,那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因此,此路暂时也不通。
  
  既然如此,贾环就不得不创造销路了……
  
  还有比那些衣不蔽体的灾民,更好的销售对象吗?
  
  这些灾民多南方人,即使还有齐鲁之地的百姓,可齐鲁之地的气候,能和西域比吗?
  
  长达两三个月零下二三十度的酷寒天气,如果没有能够防风防寒的衣裳,那是要冻死人的!
  
  贾环也根本不怕他们买不起,买不起可以先贷给他们嘛。
  
  干两年活儿,只要不是懒蛋,总能还上。
  
  贾环也不会要高价……
  
  他看重的是宣传效应,有了生产兵团这个风向标,只要他们穿习惯了后,就会觉得好看,方便,总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到时候,就可以给西域驻军换装。
  
  再之后,整个西北路,整个黑辽,还有内外蒙,都是极好销售市场。
  
  贾家的呢子衣裳根本不愁销售。
  
  其次,还有贾家的车马行。
  
  这两年内,西域还是需要朝廷的接济的。
  
  因此,粮米需要源源不断的送往西域。
  
  这个时候,就需要大量的车马运输。
  
  再加上还可以租给朝廷往西域运人,又是一笔收入。
  
  可千万不要小瞧了运输行业,后世美*方有专门的运输司令部,与十大军种司令的地位都是平齐的。
  
  再加上驿站……
  
  同样也可以趁机发展起来。
  
  只开展一个送信快递业务,都能吃的盆满钵满!
  
  嘿嘿!
  
  这才是真正的一点带动一路啊!
  
  当然,贾家自然不可能吃独食。
  
  这几个产业,分别先和牛、温、施、秦四家吃几年,待做大之后,再以换股的方式,引入银行股份,再做大……
  
  其实现在银子的多少,对贾环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数字,没有太大的意义。
  
  关键是,如何将这些银子,化为勾连起各大势力的利益链锁。
  
  能用彼此换股持股的方式,将大家都集中在一起,让各大势力不得不维护你的利益,那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的西域,甚至是整个西北,还有东北黑辽,及内外蒙古,实际上都是未被开发的处.女地。
  
  只要引入资本,将这几处开发出来,大秦的国祚,至少可再延五百年。
  
  封建王朝末期最大的矛盾,就是土地兼并。
  
  然而只黑辽和西域加起来,就足足有五亿亩可耕土地,这还未算数以十亿亩计的草原面积。
  
  贾环就不信,那些王八贼羔子们,能把这五亿亩全都兼并了。
  
  就算他们兼并了,可种出的粮食,能卖的掉吗?
  
  况且,宫里的那位主儿,等权利再巩固些,怕是要重新实施士绅一体纳粮制度了。
  
  这原本是高祖时期便定下的制度,可惜,太上皇为了名声,渐渐默许了那群黑心王八羔子们,又恢复到了前朝时的士绅免征制度,才使得兼并愈发严重。
  
  不过,贾环相信,待江南稳固后,隆正帝一定会让那些人知道,什么叫做祖制!
  
  到那个时候,有他们好受的,嘿!
  
  “哩个啷个啷个哩个啷个哩,哩个啷个啷个啷个哩……”
  
  想到爽处,贾环忍不住哼起了小调。
  
  “噗嗤!”
  
  忽然,从门口处传来一声喷笑声。
  
  贾环欢快的小调顿时戛然而止,抬头怒视过去,却见房门打开,隆正帝黑着一张脸站在那里,背后苏培盛提着一盏宫灯,忍笑站着。
  
  外面的天,已经漆黑一片了。
  
  “哟!陛下,您来了?”
  
  贾环一咕噜翻身起床,赔笑上前。
  
  隆正帝瞪着他,道:“不是让你找个太监的屋子住吗?怎么跑这来了?这是你住的地方吗?”
  
  按理说,宫女都是隆正帝老婆……
  
  贾环一脸没办法道:“陛下,那太监屋里,全是……”
  
  看到后面苏培盛面色一黯,“骚”字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贾环改口道:“是,臣错了,没出息的紧,就想睡这里,您要骂就骂吧……”
  
  隆正帝如何看不出贾环为何会改口,回头瞥了眼面色感激不已的苏培盛,冷哼一声,斥道:“妇人之仁,整天心跟女人一样!”
  
  说罢,不理面色不以为然的贾环,迈步进了屋内。
  
  苏培盛对贾环感慨一笑后,忙跟了进去,扶正椅子,伺候隆正帝坐下。
  
  贾环回头,本想还坐在床榻上,可见隆正帝吃人一样的眼神,讪笑了两声,也就罢了。
  
  当着人家的面,坐人家老婆的床,是不大合适。
  
  可这小宫女屋里只有一把椅子……
  
  贾环没法,只好就地盘膝坐下。
  
  隆正帝见状,抽了抽嘴角,也不理会。
  
  贾环笑道:“陛下,这都三更天儿了,您刚开完小朝会?那您赶紧去歇着呗!臣瞧你脸色都不大好……”
  
  “啰嗦什么?”
  
  隆正帝心里虽然受用,可面上还是做严厉之色,喝了声后,又缓和了语气,道:“今儿你出的两个主意都很好,解了朝廷许多难处,如今只需等南海水师将粮米运来,大部分问题就都可解决,朕也就松快一天。
  
  今日,回甘露殿休息一夜,也让忠怡亲王他们休息一日。
  
  你以为都像你?整日就知道在家陪小老婆,混账东西!”
  
  贾环知道大观园里肯定有中车府的耳目,也就不好奇隆正帝如何知道他的行动了。
  
  他也不在意,还撇嘴得意一笑。
  
  那副惫赖的样子,生生将隆正帝给气的咬牙。
  
  不过气罢,又哼笑了声,对陪着笑脸的苏培盛道:“去取些御酒来,今日贾环替朕分了忧,朕没甚赏他的,他比朕还有钱,就赏他几杯酒吧。”
  
  苏培盛闻言,忙笑着应了,出去取酒。
  
  待苏培盛出去后,贾环笑道:“陛下,您可真抠门儿!那么好的主意,居然就赏几杯酒?”
  
  隆正帝哼了声,道:“那你还想要什么?朕封你王爵,你敢要么?”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