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二十六章 酷烈-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亚博体育网站,www.yabovip20.com

醉迷红楼

第九百二十六章 酷烈

屋外风吹凉2017-4-28 18:31:14Ctrl+D 收藏本站

“环哥儿,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东来顺三楼,地字号雅阁内,牛奔灌了口酒后,郁闷道。
  
  温博的脸色也不大好看,道:“这两天陛下连连加恩叶家,还常留下叶道星和岳钟琪留对陛见。
  
  他这是要扶持叶家,还要再拉起方南天那边的人,凑在一起,来制衡我们。”
  
  秦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道:“陛下竟然要打发叶道星领军出征西域,我秦家黄沙军团二十万大军在侧,还用他那狗屁五千铁骑?摘桃子也没这个摘法!
  
  最可恨的,竟然还要安排岳钟琪这贼子去分拆了黄沙军团!!
  
  焉有此理?!”
  
  “噗!”
  
  都说人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牛奔之前还觉得挺晦气的,可这会儿见一向儒雅的秦风,也恨得咬牙切齿起来,不由喷笑出声。
  
  一对细眉挑啊挑,绿豆眼睁得溜圆……
  
  温博在一旁也乐的哈哈大笑。
  
  秦风的脸顿时黑了起来,看着牛奔和温博两人的眼神有些冷。
  
  只一个隆正帝,绝无可能做到这一步。
  
  背后,少不了这两位怂货的老子的手笔。
  
  这些年,他们往黄沙军团里掺沙子的手段就没停过……
  
  相煎何太急!!
  
  见秦风真有点恼了,贾环忙道:“风哥,你先别急,这件事,我总觉得有点不对……”
  
  “怎么说?”
  
  收回横那两孬人的眼神后,秦风问道。
  
  贾环皱眉道:“你想啊,这么大的事,就算有牛伯伯和温叔叔他们同意,可若是没有义父的点头,也绝无可能办到。
  
  这不是一队一营的兵马,这是大秦八大军团中实力最强的黄沙军团啊!
  
  哪有那么简单说拆就拆的?
  
  若没有义父的点头,沟通不好黄沙军团上下将领的心,我就不信他岳钟琪真敢去上任……”
  
  秦风闻言,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牛奔和温博两人也悻悻的咂摸了下嘴。
  
  正如隆正帝对叶道星等人说的那样,涉及到军中的利益之争,从来都不会平和。
  
  利益越大,斗争也就越激烈,越血腥。
  
  叶道星手提五千利甲天下的重甲铁骑,往西域分一杯羹,秦梁看在隆正帝“新君”上位和朝廷的面子上,或许还会给他一丝机会。
  
  可岳钟琪这个原本就在黄沙军团中名声臭大街的二五仔,若想单枪匹马的去割走十万大军,另起炉灶。
  
  这简直就是军中最大的笑话。
  
  牛奔和温博敢保证,岳钟琪若真敢这样去做,不用三天,就会因为水土不服而暴毙。
  
  绝无幸免之礼。
  
  这么些年来,因为利益倾轧而暴毙的将领,还少吗?
  
  只是……
  
  牛奔皱眉道:“环哥儿,那你说说,宫里那位,这一番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
  
  贾环呵呵笑道:“我哪儿知道?这两天一直在家里睡觉休息,熬了几天了……”
  
  牛奔白了贾环一眼,道:“就你熬……”话没说完,就听外面楼下大街上传来一阵纷杂的哭喊求饶声,声音凄绝。
  
  牛奔皱眉道:“你瞧瞧这几天都中闹的,处处抄家,神京一百零八坊,安静的没几个。
  
  这两天都中房价一降再降,原先从户部借银子,在都中置办房产租赁谋财的官儿,这两天上吊的有仨,这还只是我听说的数字。
  
  那张廷玉真有点狠啊,人死了也不放过,收了人家的屋子,抄了人家的家,把人赶出去发卖……
  
  虽说道理原该如此,可和以前比,现在总让人觉得苛刻的太过了些……”
  
  温博冷笑道:“外面如今到处受灾,眼看着西边又有战事起,国库里虽然有勋贵们认购的那一千万两银子,顶个屁用。
  
  流水一样的花了出去,这才几天,听说就已经过半了。
  
  朝廷要不逼紧一点,用不了多久,户部又干了。
  
  到时候,那位还能拉下脸来,再问我们借银子?”
  
  秦风闻言,皱眉道:“如此算来,就算收起了户部的亏空,也经不起一场国战啊。”
  
  贾环呵呵道:“放心,都中的官儿都有银子,多抄几家就够了。”
  
  牛奔啧啧道:“那位的名声可就……嘿!”
  
  温博压低声音道:“你们听说没有,那位让九郡王去西域****……
  
  九郡王打着要为大行皇帝送灵的名头不走,那位虽碍于孝道,还不好拿他怎么样,可当夜就派中车府抓了九郡王府的长史和田庄的几个庄头,当场打死了好几个,还抄出了十几万两银子……”
  
  众人闻言神色一凛,秦风眼神幽幽道:“我娘第二日与命妇们一起拜祭大行皇帝灵,回来后说,当日宜太贵妃并未给太后行礼,当时那位的目光好似要吃人,脸黑的吓人……”
  
  “嘶!”
  
  众人闻言,再吸一口冷气。
  
  宜太贵妃,正是九郡王的生母,太上皇生前最宠爱的皇妃之一。
  
  也是仗着这点,九郡王子以母贵,能时常在太上皇面前讨巧卖乖,颇得宠爱。
  
  才能执掌内务府,把控皇家财权。
  
  让隆正帝空当了二十年的泥塑皇帝,竟连皇家的财政大权都把握不到,任由九郡王摆布……
  
  而宜太贵妃,在太上皇生前,据说就很不服皇太后……
  
  “太妃娘娘要倒霉了……”
  
  牛奔都有些不忍的道。
  
  秦风皱眉道:“到底是先皇贵妃,总要留几分体面吧?”
  
  牛奔嗤笑了声,道:“九郡王已经被逼到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体面?
  
  就是不知道,太妃会不会大闹一场?
  
  大行皇帝出灵,她总要露面的,要是当时闹起来,那场面可就……”
  
  贾环淡淡的道:“宜太妃已经病养了,怕过了病气,散给宫里其她贵人,所以,这些日子,太妃宫里的宫人已经出不来了……”
  
  “嘶!”
  
  众人闻言面色顿变,又齐齐吸了口气冷气,秦风面色有些难看起来,道:“环哥儿,那位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些?这手段也太酷烈了吧?”
  
  贾环道:“下面商号回报的消息,外面真真是快要民不聊生了。
  
  涝的涝死,旱的旱死,蜀中又有地龙翻身,两湖半月大雨,洪灾难制。
  
  受灾而死的百姓以十万计,流离失所的更是近千万人丁……
  
  今年,大秦当真是动了元气,伤筋动骨了。
  
  陛下也不止是为了报复,九郡王手里掌着内务府,这些年最少存了上千万两家当,有名的京中活财神。
  
  陛下要拿下他,用他的银子来赈济灾民。
  
  宫里御膳房的伙食已经一减再减了,太上皇在位时,一餐少说也要百十个菜。
  
  如今,陛下吃睡都在御书房,一天睡两个时辰不到,一顿饭不过区区六个菜,还不如寻常世家丰盛。
  
  他也是被逼的没办法。
  
  还有那张廷玉,之前地位超然,多儒雅的一个儒臣。
  
  如今掌了户部,一天到晚眼珠子都是红的。
  
  各地上的请求赈抚灾民,求银求粮的折子,一天有百余份,都堆在他那里。
  
  他真真是快被逼疯了……呵呵。”
  
  牛奔抽着嘴角道:“我听说昨天张廷玉亲自带兵去了原户部尚书孙诚府,一刀斩了半疯的孙诚,然后挖地三尺的抄家……
  
  他真真是恨孙诚恨透了,丢下这么个烂摊子给他,千疮百孔啊!”
  
  温博喝了口酒后,摇摇头道:“张衡臣,必不得善终。
  
  他非功勋世家,又自绝于士林,难,难!”
  
  贾环淡淡的道:“求名得名,他应该心里有准备……
  
  不说这些晦气的了,大秦享国百年,国运到底还是在走上坡路,经过陛下这一番辣手整治,只会更好。
  
  那些国朝大事,就不用咱们来操心了。
  
  军方不得干政……
  
  奔哥,说点高兴的。”
  
  牛奔闻言,嘿嘿乐道:“环哥儿,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可将方冲那孙子给折腾好了!”
  
  贾环闻言一怔,笑道:“怎么说?”
  
  “哈哈哈!”
  
  牛奔还没开口,温博就大笑道:“他仗着是方冲的上官,整天把人调来调去,还让人站夜岗,扫门楼,哈哈!环哥儿,你没见方冲那老小子的脸色!”
  
  牛奔得意的摇头晃脑了一番后,道:“你这二哥莫说我这大哥,你又好得到哪去?我听说傅安那小子不也被你折腾了个够呛?
  
  就秦小子怂,居然还和叶楚井水不犯河水……”
  
  秦风没好气道:“我没那么无聊!”
  
  众人哈哈一笑,酒足饭饱后,就要散了。
  
  就贾环一人是闲人,其他三个都还要执勤。
  
  下楼时,牛奔抱怨道:“环哥儿,这件事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那位有事了找我们,有好处了让那一窝子去上,哪有这个道理?
  
  若是让他们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弄到一起,再转过头来和我们作对,想想就憋火。”
  
  秦风也隐隐担忧道:“我派人把宫里的消息送到我爹那里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
  
  环哥儿,这件事你也要上点心,我指望不上别人,他们不拆台就是好事……
  
  就你能在陛下面前说的上话了,有机会,你还是要说说。
  
  哪怕拖延点时间也好,我怕我爹爹那边来不及准备……”
  
  贾环压低声音轻声道:“当天我就派人连夜去西域了,你放心吧。”
  
  秦风闻言大喜,道:“只要我爹有准备,不被打个措手不及,就没事了。”
  
  牛奔在一旁嘿嘿冷笑了声,道:“风哥儿,你别高兴的太早。
  
  国朝以来,再没有哪个家族能经营一个地方超过一甲子年的。
  
  你也别怪我爹和温叔叔他们,你家的西北王再当下去,真未必是什么好事。
  
  温叔叔当年在黑辽不也是手握十万兵马,镇守一方?
  
  何等快意。
  
  可最多也不过十年,就又转回中枢了。
  
  军门常驻一方,难免有藩镇之忧。
  
  你秦家最好不要硬顶……
  
  你别这样看我,多这句嘴,一来是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儿上,二来,我是担心到时候让环哥儿难做……”
  
  秦风闻言,面色一变,隐隐难看起来。
  
  这番道理,何止牛奔一人明白?
  
  秦风和他老子秦梁又何尝不懂?
  
  只是,懂归懂,哪里又那么好放手。
  
  这其中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数百万人的干系。
  
  贾环见秦风默然不语,脸色凝重,笑道:“放心,这件事义父自有思量。
  
  我之前也和义父写信谈过,我的意思是,朝廷如果能拿出一个国公爵和一个太尉的位子来,秦家急流勇退,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义父也是这个意思。
  
  毕竟是人臣,要给朝廷留出些余地,也给自己留出些余地。
  
  不过,黄沙军团的大将军一职,肯定是由我们这一边的人去执掌。
  
  这一点,我们绝不会退让。
  
  这个人,也绝不会是岳钟琪。”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