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四十三章 跑!-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亚博体育网站,www.yabovip20.com

醉迷红楼

第八百四十三章 跑!

屋外风吹凉2017-4-28 18:23:55Ctrl+D 收藏本站

八水汤汤绕神京!
  
  其中,又以渭水码头最为宽阔。
  
  贾环将集结之地选在此处,也是没法子。
  
  真要集结五六千人在神京城里拉练,那就有点作死了。
  
  五千兵马,可强攻皇城了……
  
  可要拉去霸上大营拉练,却又有些说不过去,显得太过肆意了些。
  
  真当军队是贾家开的不成……
  
  因此,贾环便将地点设在了渭水码头。
  
  这里贾家购买了不少地皮,建了许多仓库。
  
  如今是贾家云字号还有薛家丰字号的一个大运转中心。
  
  仓库中间有一大片空地,原本是为了方便挪移运转和晾晒货物所用,因此场地很大,可做校场。
  
  当然,也只能满满当当的站齐几千人,想活动却是不能。
  
  这也让许多人暗自纳闷,在这个地方选拔,怎么选拔?
  
  站了这么些人,连伸展胳膊都伸不开!
  
  不过,怎么选拔都无所谓。
  
  反正都有很大的可能选上。
  
  六千人里选四千人,只要不是太废,都有可能。
  
  可没人觉得自己是废物,连六千选四千都选不上……
  
  因此,今日聚集在渭水码头贾家仓库边的七千人,几乎每个人都兴高采烈,都抱有大希望,为自己,为自己的儿孙们,争一个世代相传的银饭碗!
  
  原先的那一千老卒,更是个个合不拢嘴,眼睛都是一直眯着的,睁不开……
  
  谁要是一夜间也能成为可以在神京城里买房置地,还有余钱娶小老婆的人,谁也一样会笑的合不拢嘴!
  
  尤其是,这一次上面居然没有要抽成!
  
  哈哈哈!天老爷啊!
  
  他们可是整整笑了一长夜,一边搂着银票,一边把家里的婆娘折腾了一遍又一遍……
  
  如今看着贾家仓库前,不知从哪里请来的五十个账房,在仓库门口摆下五十个席案,快速录入着军余的姓名和举荐人。
  
  众人就愈发高兴了,尤其是那些做了许多年的军余。
  
  录入了名册,再拿到兵部备案,他们应该就是都有官军身份的人了吧?
  
  了不得!
  
  虽然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倾家荡产不说,还借了印子钱,又在市面上撕破脸面,挨个摊铺去收安保银子。
  
  这才堪堪凑齐了三百两银子,在老军那里换了一个名额。
  
  可不管怎样,只要能混上一个官身,日后就会大不同。
  
  可惜啊,只能到小门小户里去收,但凡大一点门脸儿的商铺,尤其是那些青楼楚馆,他们都不敢去叨扰。
  
  那里才是真正的销金窟!
  
  只是,能在都中开这种馆子的,哪家背后没有个官老爷罩着?
  
  又哪里是他们这等上不得台面的军余能招惹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成了正规军卒,手下再养几个军余,每日里坐收银子,只那些普通商贩处收到的好处,就能先把印子钱还了。
  
  再往后,就是世世代代的铁杆庄稼!
  
  想起未来的幸福生活,一群大汉们,就忍不住激动。
  
  只有古征和白贵两个营指挥使,骑马站在一处高处,看到这群情激动的人群,忍不住奇怪。
  
  古征皱眉道:“不是说要选拔吗?怎么连正主儿都没见到?”
  
  白贵也纳闷儿,看着不停在录入名册的那些书记,却不见贾环露面,奇道:“莫非,真的就……嗯?”
  
  白贵话没说完,忽然住了口,转头朝后方官道上看去。
  
  只见官道上一阵尘土飞扬,看起来足足有二百余骑骑兵,全身披挂着狂飙而来。
  
  声势惊人!
  
  为首之人,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着一身斗牛国公服,脚踩登天靴,面色神采飞扬!
  
  “吁!!”
  
  骑兵队伍转眼即到眼前,贾环一声清喝,勒住胯.下战马。
  
  其身后两百余骑,亦同时勒马。
  
  一阵战马嘶鸣声,两百余骑战马竟被齐齐勒住,而后纹丝不动,战阵不乱。
  
  只这一幕,便让许多人瞳孔猛然收缩,面色微变。
  
  整整数千人的场地,忽然静了下来,许多老兵油子,心里已经生出了不安。
  
  贾环高居战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前方黑压压的众人,面上哪里还有昨日的懵懂天真?
  
  他眼睛微眯,面带冷笑,声音清寒,虽不大,但蕴着内劲的声音,却能传入每个人的耳中:“都想当正兵?”
  
  “想……想!”
  
  众人先是一静,随即一片乱嗡嗡的应声响起。
  
  贾环冷笑一声,道:“很好,有这志气就好。只是,如今到了六七千人,五城兵马监制不过五千,所以要选拔一番,淘汰掉两千。
  
  本侯的选拔很简单,公平公正。
  
  看到前面那条河了吗?那叫渭河!
  
  从这座码头起,沿着渭河往东三十里,有一个小铺,叫赵家铺子!
  
  赵家铺子口有一座凉亭,本侯将会拿着你们的花名册,在那里等着你们。
  
  两个时辰内,谁先跑到,谁的名字就会被打个勾。
  
  谁没到,谁的名字就是一个叉!
  
  只有五千个名额,打满勾即止!
  
  能不能取得这个可以世世代代吃皇粮的名额,就看你们自己的能为了!
  
  狼走千里吃肉,狗行千里****!
  
  到底是****还是吃肉,你们自己选择!”
  
  数千军余闻言,面色顿时一变,心里又期望,又失望,更紧张。
  
  虽然按理说,两个时辰跑三十里路,应该不是太难,可是有竞争,就不好说了。
  
  七千人争那五千个名额,就是都按时跑到了,后面那两千也是白搭!
  
  也有原本就是五城兵马司的兵卒,听到总共五千名额,就知道连他们也要跑,顿时极为不忿起来。
  
  其中昨日和贾环说话的那名老军卒,想着有昨日交谈的香火交情,便鼓足勇气,高声道:“宁侯不知!咱们五城兵马司从来没这个规矩啊!
  
  咱们又不是战兵,说起来,只是保境安民,防火防盗的捕快而已。
  
  何须跑这远的路?
  
  依小的之意,跑个一二里,意思意思就成!”
  
  “就是就是,什么名堂吗?咱们在五城兵马司当了几辈子的差了,何曾跑过什么路?不跑!”
  
  老军卒身边的一个兵卒,高声附和道。
  
  两人身后的军余们也纷纷叫嚷起来:“不跑不跑!”
  
  “跑个锤子!”
  
  “爷跑你娘……啊!”
  
  眼看数千人就要被他们鼓噪起来,忽然,那个得意忘形,自称爷还骂娘的军余,惨叫一声。
  
  众人惊看去,只见一支箭贯穿在那军余的两颊,恐怖骇人,箭尾羽翼还在颤着。
  
  数千人先是一片哗然,随即却又安静下来。
  
  之前激荡起的热火,被这一箭给浇了个透心凉!
  
  他们这才记起,眼前这位贵人偌大的名声是怎么来的……
  
  然而这还没完,贾环身后一青年胳膊一挥,几骑蒙古鞑兵就翻身下马,径自朝老军卒和他身边那位军卒走来。
  
  老军卒面色发白,心生不妙,正想倚仗昨日的“交情”,跟贾环说几句软话。
  
  只是嘴巴刚张开,就被走到跟前的贾府亲兵一拳砸在嘴巴上,登时鲜血横流。
  
  而后被拖死狗一样的拖到了贾环跟前。
  
  贾环从身后韩让手中接过一卷纸册,展开一页看着,淡淡道:“孙承祖,我原当你是个好的,昨日出的主意也都依你。
  
  谁曾想,你竟是个藏奸的。
  
  明着说是帮我的忙,暗地里却借机大肆揽财。
  
  你揽财就揽财吧,怎地还让手下军余去敲诈百姓商贩?
  
  一个人三百两银子,你手下六名捕快,在西市上敲诈了十八个商贩,又恐吓勒索了二十六个外乡人。
  
  那些人以为是本侯下的搜刮令,无不在背地里诅咒本侯。
  
  到头来,银财却都落到了你手里!
  
  呵呵,很好!
  
  你还说什么捕快?
  
  五城兵马司隶属兵部直辖,是正儿八经的军队建制。
  
  你跟本侯说是捕快?”
  
  “宁侯,小的……小的知错了!求宁侯看在先祖功绩上,开恩放过小的一马吧!”
  
  这才是老兵油子,遇事不妙,根本不辩解,先求情!
  
  老军卒,也就是孙承祖,他见贾环连他手下军余做的好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就再没侥幸心思,知道昨日之事必有内情。
  
  哪里还敢辩解,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一会儿就磕的头破血流。
  
  场面再次宁寂下来。
  
  不远处,古征和白贵两人对视一眼后,眼中去齐齐闪过一抹讥讽。
  
  到底还是这样做了……
  
  果不其然,贾环见孙承祖服软,面露得意之色,道:“求人不如求己,能不能过关,先看你能不能在两个时辰内跑到赵家铺子去。
  
  还有你们,都一样!
  
  按时到了嘛,万事好商量。
  
  咱们五城兵马本来干的就是收银子的勾当,不然如何活命,如何保境安民?
  
  可要是到不了,哼哼,这敲诈勒索的罪名,就由你们担当了!
  
  到时候是杀是剐,就看你们罪名的大小!
  
  若是有哪个想临阵脱逃……
  
  呵呵,按军法,逃兵当斩!!
  
  本侯这两百名骑兵,就是为你们准备的!
  
  你们不信的,大可试试!
  
  还傻站着干什么?
  
  跑!”
  
  见数千军余和一千正兵都愣愣的站在那里畏惧的看着他,贾环厉喝一声。
  
  效果显着,一群人,挖奔子一般,撂开膀子开始狂奔,场面混乱……
  
  贾环果然没有说谎,他手下的两百多名骑兵拉开阵容,呈一条长线,沿着渭河河畔巡视着。
  
  看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众人丝毫不怀疑,如果哪个想开小差溜掉,一定会有一支冷箭从那些亲兵手中射出。
  
  待这数千人声势浩荡,却又散乱无章,不成体统的狂奔而去后,古征和白贵两人方从一边驾马过来。
  
  待距离贾环十步之外,翻身下马,向前又行了数步,拱手作揖道:“属下参见大人!”
  
  这个说法是有讲究的,如果他们以贾环爵位相称,就一定要行跪拜大礼。
  
  毕竟就身份而言,他们与贾环乃是天壤之别。
  
  但若以官职相称,那就不用下跪了。
  
  大秦规矩,同殿为臣者,除非与阁臣请安,否则皆不用下跪。
  
  当然,品级相差太远者,也有下跪请安之例。
  
  但兵马司营指挥使和兵马司都指挥使,相差不过一级,不算什么太大的差距,因此就不用行跪拜之礼了。
  
  贾环见之却也不在意,没有强求他们按照爵位行礼,甚至脸上也没什么怒色,只是有些奇怪道:“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
  
  古征和白贵闻言先是一愣,随即面色陡然难看下来。
  
  他们两个身为官身,仅比贾环低一头,更重要是,他们自觉贾环的心计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不过小伎俩尔,他们也没去收银子,没有把柄落在贾环手中,便对贾环轻视了许多。
  
  可如今,听贾环言下之意,他们两人也要参与考核?
  
  这不是荒谬吗?
  
  二人正想反驳说些什么,可是抬头看到贾环那张冷笑之极的脸,以及嗜血的目光。
  
  两人辩驳之言,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他们不敢,心里都在发颤……
  
  他们怀疑,贾环是不是想借口他们抗命不尊,就地将他们给砍了!
  
  念及此,看着前方渐渐远去的队伍背影,两人再不敢迟疑,撒开脚步狂奔起来!
  
  “哈哈哈哈!”
  
  看着这两人仓惶紧张的背影,贾环放声大笑!
  
  ……
  
  PS:马上第三更,总要将这一卷写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