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五十七章 回家-醉迷红楼 亚博体育网站,亚博体育网站,www.yabovip20.com

醉迷红楼

第七百五十七章 回家

屋外风吹凉2017-4-28 18:16:0Ctrl+D 收藏本站

东宫。
  
  “殿下,您这是……”
  
  被引进内殿寝房后,贾环甫一进门,就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再往里看去,就见赢历面色惨白,气息孱弱的靠在雕龙榻上,目光艰难的看着他。
  
  贾环大惊之下,连忙上前两步,问候道。
  
  赢历轻轻的摇了摇头,虚弱道:“孤没有想到,身边竟会暗藏奸邪,还隐藏的那么深。更没想到,会被人以巫蛊之术镇魇……
  
  罢了,不说这些。
  
  贾环找你来,是有事要交待。”
  
  贾环看到他只说了几句话,额头上冷汗都渗出,面色青白,忙道:“殿下,保重身体要紧。何不请太医诊治?”
  
  赢历闻言,摇头叹息了声,却没有说话,缓缓合眼,似乎想休息一下。
  
  这时,他身旁一身着绯色宫袍的太监,躬身道:“宁侯有所不知,太医院院判王老太医,此前已经给殿下诊治过了。
  
  为了急救太孙,王老院判还因为耗费心力过度,去了……”
  
  “什……什么?”
  
  贾环闻言一惊,惊诧问道。
  
  他与太医院的王老院判关系不是很熟,但王家与贾家却是世交。
  
  而且,贾环与王老院判之孙,关系却极为不错。
  
  却不想……
  
  那太监见贾环如此吃惊,反倒怔了怔,不过感受到龙榻上传来的一丝寒意,他忙回过神来,道:“宁侯,王老院判年事过高,因为拯救太孙时耗费了太多心力,才不幸过世,殿下深感痛心,连伤情都因此加重了许多……
  
  万幸,王老院判临终前,找到了医治太孙的法子。”
  
  “什么法子?”
  
  见赢历微闭着眼,眼看快要不行的模样,贾环心里也有些发憷。
  
  赢历若真要因昨夜之事而丧命,那太上皇出来后,非得扒了始作俑者的皮不可……
  
  那太监道:“说起来,还得要宁侯您相助……王老院判说,想要医治太孙殿下,只有两个法子。
  
  第一,就是找到疗伤圣药,冰莲雪玉膏。”
  
  贾环闻言,面色一怔……
  
  冰莲雪玉膏,他自然不陌生,是当年大雪山大转轮寺里的大和尚进京时,送给太上皇的贺礼,乃是用大雪山万年雪莲王以及数百种雪山秘药精炼而成的冰莲雪玉膏,相传有肉白骨,活死人之效用。
  
  关键是……相传世间唯一一份冰莲雪玉膏,就藏在深宫中。
  
  而这一份,还被赢历送给了贾环,才医好了贾迎春脸上的伤疤,最后一点,也被乌仁哈沁用尽……
  
  “宁侯,不知,您手中可还有冰莲雪玉膏?殿下着实拖不得了……”
  
  那太监语气有些焦急的问道。
  
  贾环脸色难看,缓缓摇头道:“实在……抱歉,已经用尽了。”
  
  “啊?哎呀!这可怎么得了啊!!”
  
  听闻贾环的话后,那太监如丧考妣,哭嚎起来。
  
  “够了……”
  
  赢历缓缓睁开眼睛,斥责了句,太监哭声顿止,却依旧泪流不止。
  
  赢历对贾环淡淡苦笑一声,道:“命数使然,强求不得。”
  
  贾环有些懵道:“殿下,已经……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殿下为何不上奏皇上?太医院内,还有其他国医圣手啊!”
  
  赢历摇头道:“此事,不可大张旗鼓。昨夜之事……”
  
  说到此处,赢历面色一黯,叹息道:“唉,不说也罢。王老院判医术冠甲天下,他既然都无法,其他人自然更无法,何苦再牵累他们?若是治不好,追究起来……
  
  此事不必再多提了,贾环,孤招你来,是想跟你说说,西域的事。
  
  太上皇旨意,让你与太尉一起辅助孤,谈好此事。
  
  但是现在看来,孤怕是难以出面了。
  
  不过……咳咳,孤会安排一个人代孤出面。
  
  当然,还是以你为主吧。
  
  毕竟,你对那边更熟些,就由你,咳,咳咳……就由你,咳咳咳……”
  
  “殿下!”
  
  看着气都难以连贯,咳嗽不止,最后更是呕出一口殷红鲜血来的赢历,贾环唬的面色都变了,他心里多少能明白些赢历此刻的处境。
  
  昨夜的事,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明白赢历在背后扮演着什么角色。
  
  只可惜,他却没想到,隆正帝竟会是假的……
  
  想来也是因为这点,骄傲的赢历,才不愿去找隆正帝。
  
  毕竟,就算去找,似乎也没什么用……
  
  可是,就这般拖着,也不是法子啊!
  
  贾环忽然想起方才那太监所说的话,他抬头看向那人,沉声道:“王老院判不是说有两个法子吗?除了冰莲雪玉膏外,还有一个法子是什么?快说!”
  
  那太监闻言,面色苦涩道:“宁侯,除了冰莲雪玉膏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修练《白莲金身经》。”
  
  ……
  
  “驾!”
  
  “驾驾!”
  
  一行轻骑,从皇城门外狂飙起行,朝西城驶去。
  
  御林军的人已经接手并封禁了忠顺王府后院,贾家的亲兵和京营的人都撤了离开。
  
  不过他们没走多远,就看到那座小院燃起了熊熊大火……
  
  贾环从宫里出来后,汇合了亲兵家将,没有多说什么,就准备回家了。
  
  其他人从他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不过想来,应该没什么坏事……
  
  队伍绕过东城门,从南往西,过了朱雀街,进入延寿坊街道后,众人就感到气氛瞬间压抑了许多。
  
  两边朱门豪院里,时不时就能传出一阵鸡飞狗跳,人哭马鸣的声音。
  
  而那些大宅门口,则站着一些煞气凛凛的大汉。
  
  有身着玄色黑鸪锦衣,头戴三山无翼纱帽,腰悬宝刀的黑冰台番子,也有宫里的御林军。
  
  不时可以看到,有人被押了出来,装进囚车。
  
  也有人看到了贾环一行人,疯狂呼救……
  
  对于这些,贾环都充耳不闻。
  
  这让那些紧张的御林军们松了口气之余,也让绝望的人破口大骂……
  
  不过,骂声刚起,换来的就是一声惨叫……
  
  韩让等人面色微微一变,悄悄看向贾环。
  
  贾环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继续往前打马前行。
  
  过了群贤坊,第一家就是襄阳侯府。
  
  襄阳侯府陈家家主,现袭一等男陈阳,其子就是那位口口声声要以贾环马首是瞻,关键时候,却分开队伍,自去谋富贵,但最后又临阵脱逃,害的战阵奔溃之人。
  
  或许因为这个原因,此刻,襄阳侯府中的惨叫声最凄厉……
  
  一大队人,男女老幼都有,被人以铁链锁着,从襄阳侯府大门处带了出来。
  
  推推搡搡,有步伐稍慢者,便是一记鞭子抽上去,老妇倒地惨嚎,幼童唬的面色惨白,高声哭啼。
  
  为首之人,正是陈阳。
  
  他满脸凄艾,面若死灰,好不凄惨。
  
  此刻这些押送陈家的士兵,在昨日之前,他连看都不屑于看一眼。
  
  如今却提心吊胆,唯恐皮鞭落下……
  
  “宁侯!!”
  
  忽然,陈阳眼睛猛然圆睁,绽放出希冀之光,看着街道前方驶来的队伍,高声喊道:“宁侯,救吾命!宁侯,救吾命!”
  
  押行他的御林军见之大怒,挥起皮鞭就要死力抽下,他的兄长,昨夜就是被陈贺所害而亡……
  
  不过,他的皮鞭却没有抽下去,身旁一个老成持重的人,看到贾环的马匹渐渐靠近后,拦住了他。
  
  “宁侯,救命,救命啊!”
  
  陈阳见此情况,愈发心生希望,更打定主意,待翻身后,一定要查清这些御林军的根底,让他们尝尝襄阳侯府的手段!
  
  贾环勒住了马,却没有看陈阳,而是看向了那些正在推搡老妇、孩子的御林军。
  
  他面色阴沉,冷声道:“荣耀吗?欺负这些老幼妇孺,你们感到荣耀吗?”
  
  场面安静下来。
  
  神京城的大秦军方,就没有不认识贾环的人……
  
  此刻听到他的言论,再看看手中的皮鞭,和面前凄惨的老人和啼哭的孩子,有些原本义愤填膺的御林军,垂下头来。
  
  但,也有些人,却愈发愤怒。
  
  “宁侯!若非襄阳侯府世子陈阳昨夜临阵脱逃,我们御林军,如何会死伤那般惨重窝囊?他们是罪有应得!”
  
  “对!罪有应得!
  
  还有那宁至,都是荣国一脉的人,却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
  
  “荣国一脉,好大的体面,就出这种东西吗?”
  
  从小声议论,再到高声叫嚷,群情激愤。
  
  贾环纵马向前,直到其中一个面色涨红、怒不可揭的士兵前才勒住马。
  
  就是他喊出的最后一句……
  
  那名士兵虽然强撑着不低头,但面色却渐渐变白。
  
  他很清楚,只要面前人想,可以有一万种办法整治的他全族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因为昨夜的事,他绝不低头。
  
  老秦人,骨子里便是如此!
  
  贾环漠然的看着他,一直看到他嘴唇都微微颤抖,满头大汗为止,贾环才轻轻的点点头,开口道:“别怕,你们说的都有道理。荣国一脉,的确因为出了这些废物,而感到羞耻。所以,我理解你们。
  
  但是,这并不是你们对妇幼老弱下手的理由。
  
  因为你们是老秦男儿,国之干城!”
  
  “呜,呜呜……”
  
  站在贾环面前的那名士兵闻言,先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贾环,又左右看了看后,忽然,哭出声来。
  
  贾环翻身下马,拍了怕那名士兵的肩膀,道:“我感到羞愧,因为我们的袍泽兄弟,没有死在为国征战的疆场上,却死在了,自己兄弟的大秦戟下。
  
  他们的死,是没有意义的,是不值得的。
  
  他们是因为一小嘬野心阴谋份子而死。
  
  我希望,这种事日后永远不要再发生。
  
  也请你们相信,我们还活着的人,不是孬种。”
  
  “宁侯,我们相信你,你千里入敌后,夜割可汗头的壮事,我们都知道,你与他们不同……
  
  可我就想问你一下,昨夜我们死去的兄弟,算怎么个死法?
  
  尤其是,跟梁建一起的那三千五百人。
  
  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梁建是反贼!
  
  他们不能白死啊!”
  
  一旁的一个士兵,热泪盈眶的看着贾环,悲愤道。
  
  贾环沉默了下,道:“昨夜守护陛下而战死的御林军兄弟,全部按英烈而算。
  
  至于跟随梁建而死的那些人……
  
  很抱歉,谋反就是谋反。
  
  我们所能做的,唯有不去牵连他们的家人。”
  
  ……
  
  贾环没有能满足陈阳的愿望,同时,也没有能让御林军感到满意。
  
  尽管他可以推脱,此事不是他能做主的,或者哄骗他们,会替他们上报上去。
  
  但是他都没有。
  
  看着跪地如同烂泥一般,哭求不止的陈阳,又看了眼漠然相对的御林军。
  
  贾环转身上马,打马离去。
  
  他心里感到有些疲乏,他无比渴望回到家里,好好休息一会儿。
  
  回家,那里是港湾。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